齐鲁工匠何岩:"玩泥巴"40多年,作品登上APEC宴会

2017-04-21 08:57:00 来源: 齐鲁晚报 作者:
  大型峰会宴会餐具、中澳电影节奖杯、中国最高龙瓶……看似不相关的陶瓷制品,却有一个共同的设计者,那就是淄博华光陶瓷科技tengbo588有限公司设计总监何岩。   从1970年从事陶瓷制作以来,他执着于每一个细节的打造,跟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创新设计。提起他的成绩,他总是很淡然地表示,我只不过是个玩泥巴的,但是把最简单的事情天天重复,坚持玩几十年泥巴,就会变得跟别人不一样了。   何岩每天都要抽出时间阅读相关书籍,了解最新的设计艺术理念。   人物第一眼   设计作品登上APEC宴会   2014年11月11日中午,北京雁栖岛酒店海晏厅。咖啡杯、茶杯、圆盘、刀叉、盛放虾球的小池……54件曲线流畅光滑的器具上,明黄、绿色、蓝色、红色等13种不同基调的颜色融合成中国传统的花纹,在宴会厅浓郁汉唐风格的环境和灯光映衬下,显得华丽而高贵。   这套从全国各大陶瓷产区遴选出的陶瓷餐具名叫“国彩天姿”,它的设计者就是华光陶瓷科技tengbo588有限公司设计总监何岩和他所带领的设计研发团队。   “当时是我们第一次接受这样的接待用瓷任务,作为总设计师压力非常大。”接到这个任务,何岩反复跑北京,认真地观察每一道菜品的菜量、颜色,并与主厨进行沟通。“不同的菜品需要不同的餐具器型搭配,器型与菜品的完美组合,能够展现出中国陶瓷设计的最高水平,体现我们国家传统tengbo588与现代的结合。”   回到工作室后,何岩不断研究餐具的器型,为了让餐具传递中国传统的和谐精致之美,他反反复复寻找最佳的线条比例。比如碗底和碗口如何搭配能够体现中国传统之美,放虾球的小池怎样与菜品形成合适的比例,图案设计如何能适应各国领导人的品位……淄博华光陶瓷科技tengbo588有限公司工会副主席陈永升记得,那时何岩还研究多国的tengbo588习俗和陶瓷器具造型,尽量使设计适应各国的饮食习惯。   一整套餐具做好后,何岩特意带到北京,配合宴会的灯光和菜品“彩排”,有不合适的地方拿回来继续修改。   只要达不到满意的效果,何岩就一直修改,从白天到晚上都在工作室呆着。何岩的一名学生回忆说,当时时间非常紧急,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但何岩对设计仍然严格把关,一个盖纽就修改了三次,一个放置筷子的架子更换了好几种图案和器型,有的器具一直打磨到宴会开始前三天才做好。   宴会的成功举办,让这套“国彩天姿”家喻户晓,并获得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陶艺学会金奖。国庆60周年国宴用瓷、中澳电影节奖杯,都出自何岩的设计。而何岩的作品也多次荣获国际、国内金银奖,并被中国美术馆、国家博物馆等著名博物馆收藏。   “玩泥巴”,一玩就是40多年   时间回到2017年4月11日,何岩戴着眼镜坐在华光陶瓷的工作室里,在灯下反复打磨着一个花瓶把手的纹路。“花纹不光要雕刻出来,我在找它最佳的阴影效果,这样会显得更立体,有生命力。”   谈及这些年的成绩,何岩很淡然。“其实我就是个玩泥巴的。”何岩说,“只不过我坚持玩了四十多年。”   1970年,何岩初中毕业后被分配到淄川陶瓷厂,开始了“玩泥巴”的人生。开始他只是做盛水用的大缸,但他并不满足于此,渐渐跟着师傅学习陶瓷制作技艺和设计。那时工厂的生产处于半停产状态,何岩就把自己关在集体宿舍里画人物素描及静物写生,有时甚至通宵达旦。   从制作大缸的粗陶,到把粗陶艺术化的园林陶瓷,再到精细的人物雕塑,以及现在的日用瓷,何岩随着时代的变化不断研究新的领域。   在华光陶瓷,有一套经典的咖啡具设计,白色光滑的骨瓷配上蓝色的纹路,典雅而庄重,线条流畅而又美观。   这是何岩在刚上任华光陶瓷总设计师时的作品,名为“长江咖啡具”,奠定着华光陶瓷创作的基础。何岩甚至把这套餐具作为了自己的头像,在他看来,这是他最基础的设计理念。“设计日用瓷我一直遵循三个原则,实用、经济和美观,实用是第一位的。”   “陶瓷壶首先要保证它好用,壶嘴出水必须要流畅,稍一更改,可能就影响客户的使用。”   “壶嘴不能变,就在这个壶把上做文章,原先是两个点接触,我改造成三个点,与壶体结合在一起。”   这样的原则要求十分精细的细节创作,仅仅一个壶把,就做了七八遍才达到何岩的要求。这套长江咖啡具获得了国际博览会大奖,销往欧洲、美洲。   何岩设计的田园秋歌餐茶具。   每件作品都会讲故事有tengbo588   如今,在华光陶瓷陈列馆,何岩制作的每一套器具都有一个独特的名字。每件作品都用独特的设计,讲述背后的tengbo588和故事。   何岩说,让手中的瓷器会讲故事,起于他在中央美院的一段经历。伴随着对陶瓷艺术的执着追求,何岩的技艺越来越精湛,已经成为全国小有名气的园林陶瓷艺术家,但他总觉得缺少点什么。机缘巧合下,他结识了前来陶瓷厂调研的中央美院张德蒂教授。为了提高自己,何岩把自己的每一件作品拍成照片寄给张老师,没过几天,何岩就收到了张老师寄回的照片,上面标注了老师满意和不满意的细节。针对这些问题,何岩在下次作品中一一改正,然后再把作品寄给张德蒂教授。   信件来往了两三年,何岩欣喜地接到了张教授的一个好消息:“这样交流进步太慢了,你直接来这里学习吧。”   1985年,何岩背着行囊来到了中央美术学院。“任何作品都是有生命力的,直线与曲线的结合,实与虚空间美的结合,实际上有作者的哲学思想在里面。”何岩说,“你是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思想,做出来的就是什么东西。”   以后每做一件作品,何岩都努力去推敲作品背后的内涵和故事,挖掘人物的心理。当吴晗像在清华大学竖立时,吴晗的家人为之深深感动。“一晃三十年过去了,出差路过时,我还特意去看一下,留个影。”何岩觉得,这深深影响着他以后的创作。   “做陶瓷,要有自己的tengbo588在里面,照搬别人的东西,是打动不了你的客人的。”   照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工匠   照搬,是何岩最痛心的词语。何岩经常查看国内外最顶级的陶瓷杂志,并且常去世界各地看展会,了解设计工艺的潮流。“要不断地学习国际先进的设计水平,不能让自己落伍。”   他在上世纪90年代设计出的茶具,一直到今天都在进行着不断的修改。   然而,他发现,每当自己设计的作品受欢迎,市场上就会有其他跟风的作品出现,甚至有一些跟自己的设计几乎一模一样。   何岩认为,抄袭和创新能力不足,使我国不少地区的日用瓷设计,与国际上的先进水平存在很大的差距。   “以代工为例,我到国外的高端商场,发现很多精美的陶瓷艺术品或日用陶瓷都是国外的商标,可生产者却是自己的国家。”何岩说,我们不少日用瓷生产厂家依靠给国外做代工赚取经济效益,无法形成自己的创新设计,也很难创造出自己的品牌。   陈永升表示,何岩之所以屡屡在日用瓷的国际大赛中获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一直在造型设计中不断追求着创新,而不是墨守成规地遵循一个原则。   “设计不创新,尽管技艺再精湛,也不是一个合格的工匠。”何岩说。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陈玮)
初审编辑:马鑫 责任编辑:王盈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