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信展示

一封寄往天堂的家书

  龙玉纯 亲爱的奶奶:您好! 又是一年清明到,折菊寄到您身旁,远在天国的您一切都还好吗?随着节日的到来,我对您的思念更加强烈,您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您的谆谆教导更是涓涓在心。 小时候的我顽皮无比,可您还是对我痛爱有加,我至今清楚记得您教导我最多的是要珍爱粮食。也许是生活在那个困难年代,温饱问题难以解决的缘故,您对每一粒粮食的感情可以说都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看重,“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句诗便成了您教我的启蒙词。您经常对我说,粮食是阳光雨露和人的汗水在土地上结出的果实,是天地之精华,古人曾讲黄金宝玉不如粮,一定要珍惜到嘴边的每一粒粮食,既不能浪费更不能糟蹋,糟蹋粮食是要遭雷打的。您简单的话语,道出了一个朴素的道理,珍爱粮食,就是珍爱生命,更是尊重劳动,也是坚守传统。就算在吃饭问题已经得到解决、粮食非常充足的今天,这个传统美德仍有继承和发扬光大的必要。 那个年代没有留守儿童这个词,如果有的话,我应该也算一个,因为我父母不是在修铁路就是在修公路,要不就是在去修水库的路上,平时很少回家,带我的任务便全落在您头上。您总是抽空给我讲故事,并且教我怎么做人。您经常对我讲,人生在世,首先要学会与人相处,想要做个受人欢迎和尊重的人,先要学会真诚地尊重他人。小的时候我有点不守规矩,有次犯了错,屁股就挨了您毫不留情的一巴掌,至今还记忆犹新。我挨打的事就不提了,这里我要特别说一下另外一件事:文革期间,有位“反革命”的儿子被安排到我家学习改造,您坚信十岁的小孩是无辜的,当时不但没有嫌弃这个小孩,而且还把他当亲孙子一样看待和教育。后来这个孩子考上了大学,现在已是某地领导,他对您当年给他的爱,至今还感激不已。 我家虽在农村,可并没影响您重视对晚辈的教育。您虽然没有出过远门,可对知识重要性的理解远远超过村里一般人。您常对我说,学识是一个人看不见的翅膀,学识水平越高,就能让人飞得越远。您的这句话在我二伯、三伯和叔叔身上得到了充分证明,您的这三个儿子因为从小就学习成绩优秀,最后一个个飞出农村,到远离故乡的地方工作,一个成为了部级劳动模范,一个成为了桃李满天下的老师,一个成为了空军部队的军官。您还经常说,不要读死书,读了书就要用书,学以致用才算是真才实学。您的这句话至今还在鞭策着我,要注重腾博会体育投注与实践相结合,要注重书本知识与实际能力的转换,不能为读书而读书,读书的目的不是为了一纸文凭,而是为了增长才干,提高技能,最终转化为实际工作能力,进而获得更多的成果。 您晚年说得最多的话是“现在的日子越过越幸福”。我相信这是您的肺腑之言,您吃过的苦、经过的难,应该比我们吃过的饭、走过的桥还多。正因如此,晚年的您一再叮嘱我们要知恩图报。您经常对我们小晚辈说,你们是蜜罐子里长大的一代,既不知道什么叫受苦,也不知道什么叫感恩,更不知道什么叫报恩,这样不行啊!您不止一次对我们说,做人一定要知恩图报,特别要感恩党和政府,让我们农村人也过上了幸福日子;要感恩你们的父母,十月怀胎,含辛茹苦;要感恩你们的老师,无私教导,给予知识;你们现在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也要像伯伯叔叔一样努力工作,有所作为。我至今还清晰记得,您每次讲完这些话后,总还会轻轻抚摸并拍拍我的头。是的,人有了感恩之情,生命就会得到滋润,人生就会充实而快乐。一个懂得感恩并知恩图报的人,才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 一年一度雨清明,大地处处闻悲声。守候亲人不忍去,一缕青烟慢升腾。奶奶,您收到了我的浓浓思念吗?孙子愿您在天国永享安好!也请您不要牵挂,虽然您离开我们三十年了,但您的谆谆教导,正如您给我们的基因一样还在不停地传递,在传递中更新,在传递中丰富,在传递中彰显价值,一直传递到永远!   您的孙子:玉纯   2017年3月29日
美文赏析

别时容易见时难

左权 志兰: 就江明同志回延之便再带给你十几个字。 乔迁同志那批过路的人,在几天前已安全通过敌之封锁线了,很快可以到达延安,想不久你可看到我的信。 希特勒“春季攻势”作战已爆发,这将影响日寇行动及我国国内局势,国内局势将如何变迁不久或可明朗化了。 我担心着你及北北,你入学后望能好好的恢复身体,有暇时多去看看太北,小孩子极须[需]人照顾的。 此间一切如常,惟生活则较前艰难多了,部队如不生产则简直不能维持。我也种了四、五十棵洋疆[姜],还有二十棵西红柿,长得还不坏。今年没有种花,也很少打球。每日除照常工作外,休息时玩玩卜[扑]克与斗牛。志林很爱玩排[牌],晚饭后经常找我去打卜[扑]克,他的身体很好,工作也不坏。 想来太北长得更高了,懂得很多事了,她在保育院情形如何?你是否能经常去看她?来信时希多报道太北的一切。在闲游与独坐中,有时总仿佛有你及北北与我在一块玩着、谈着,特别是北北非常调皮,一时在地下、一时爬着妈妈怀里,又由妈妈怀里转到爸爸怀里来闹个不休,真是快乐。可惜三个人分在三起,假如在一块的话,真痛快极了。 重复说我虽如此爱太北,但是时局有变,你可大胆按情处理太北的问题,不必顾及我。一切以不再多给你受累,不再多妨碍你的学习及妨碍必要时之行动为原则。 志兰!亲爱的:别时容易见时难,分离二十一个月了,何日相聚?念、念、念、念!愿在党的整顿之风下各自努力,力求进步吧!以进步来安慰自己,以进步来酬报别后衷情。 不多谈了,祝你好!   叔仁   五月二十日晚 有便多写信给我。 又自本区开始扫荡,明日准备搬家了,托孙仪之同志带的信未交出,一同付你。 【背景链接】 左权,原名左纪权,号叔仁,1905年3月15日生于湖南省醴陵县平桥乡黄茅岭一个农民家庭,抗日战争中八路军牺牲的职务最高的指挥员。他把生命过早地献给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所幸他为后人留下了一摞鲜活生动的家书,才使我们永远记住这位情感细腻的威风男儿。60多年过去了,这些家书的纸张已变成了枯黄色,字迹也淡化了许多,然而,这字里行间蕴含着的绵绵深情却永远震撼着我们。这封家书是1942年5月22日晚即左权将军壮烈殉国前三天写给爱妻刘志兰的最后一封信。 家书诞生的历史背景正是百团大战前后中国战场面临着空前的投降危机,“黄河东岸太行陬,封锁层层不自由”、“抗战紧急,内战又起,国人皆忧”,共产党和八路军、新四军作为民族战争的砥柱中流方显英雄本色的艰苦卓绝的时刻。家书从一位八路军高级指挥员的位置、角度和视野来叙述这一段历史,使后人更能深切体会到共产党“坚持抗战、坚持团结、坚持进步,反对投降、反对妥协、反对分裂”的决心和行动是何等坚强与果敢!百团大战之后,日军将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视为华北的眼中钉、肉中刺,为此进行了残酷残忍、灭绝人性的大扫荡。面对险恶的战争环境,太行山抗日根据地是天不雨、地久旱、人缺粮、畜缺草,八路军战士缺枪炮弹药,但是被誉为用特殊材料制成的共产党人却对抗战胜利的前途充满了信心。家书中透露出左权将军对刚刚投身残酷革命战争、刚刚结为伴侣、身上带有小资情调的知识女性——刘志兰政治方向上的指导与帮助以及生活上无微不至的关心与呵护;对刚出生才几个月就生离死别的女儿,这个沉默刚毅的军事指挥员在家书中一变而为慈父,在家书的字里行间迸发出对女儿冷暖关爱的骨肉亲情与普通人是一样的。(王家淼)